Posted by at 2010/11/19 20:42:00| 0 comments | read on

秋天的海

2010年我在想過我在哪裏,是在秋風蕭瑟的海邊,還是把所有的旅程都打包在記憶的行囊裏。11月,我關註了了整整半個月距離北京600多公裏外城市的天氣。的確是個讓人歡娛的好天氣。有如我所願蔚藍的空氣和充滿鹹腥味道的海水,是顛簸麽,還是算順暢。從飛機抵達煙臺機場的那一刻,我明了自己已經離喧囂很遠,至少不用緊貼地鐵聞空氣中混雜的汗漬味,也不用在那麽喧嘩的馬路被往來的人群淹沒行走的痕跡,至少,我可以安靜了下來,還可以看下秋天的海,這只是一直以來的願望。

東航的飛機晚點近一個小時,我的行程也被四美兄最後姍姍來遲所打破。我在航站樓裏提著兩聽朝日啤酒,原本想著應有的臺詞來個暫時的慶賀,為3天的脫逃,也為自己的決策興奮不已。


這是我第一次面對冬天的海,酒店步行5分鐘就看到這片寬闊的海域,酒店是一群舊時的外國總領事建築,年久失修,但感覺很好,有種時光回照的氛圍,木地板上布滿了歲月的紋路,我活躍的走向陽臺拍下了這張意義非凡的照片。11點半秋風凜冽的要死,我同四美兄在海邊足足吹了2個小時的冷風。突然就想到了蘇慧倫那首秋天的海。動情如景。

我可以這個樣子毫無顧及的看海的那邊,近處荒廢的噴泉,零星的行人,湛藍的天氣,遠航的油輪。這不是一個場景而是一段故事。很多時候我也會夢到這樣的情景,海豚在翻越,天和海是無邊界的延伸,人存在於半空,而真正觸及到的只有空氣的味道。疲憊了,壓抑了,憂愁了還是什麽。
 

我承認自己是懷有都市情結的人,煙臺的城市不大但很幹凈,我和四美沿著老城區走到新城區。吃路邊攤的炸雞腿,也在文化宮的廣場邊看多麽知足的煙臺人。這麽平常的閑適的生活都成為了一種奢求。夜暮降臨,在不知道多少的街口,看往來的行人,完全陌生的城市,沒有路數的旅程,卻讓人溫暖萬分。
 
晚安,煙臺。


About this article

Posted by at 2009/05/12 12:30:15| 0 comments | read on

再见|

http://otho.douban.com/lpic/s2985277.jpg

 

基诺,武汉的几个大男孩子的乐队,听电波的时候一个叫Slim的主持人推荐的,后来就疯狂的爱上这个声音.在北京为数不多的小众音像店都没找到.

我在溜狗,H打电话说从汶川回来.去年的今天,C有很快的打电话,第一时间.我能想到的就是[盛夏光年]里一些特别零碎的片断,地震慌忙的人,没发接通的电话,迷茫的心和未有发出的短讯.

这一年我们很幸福,忘记过去就等于背叛自己,加油.....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 

 

 

 


About this article